吴谙尘

【杰佣】暗战(1)

 #ooc属于我,见谅

        “唔呃……”满身伤痕的走在城市的街道,破旧不堪的兜帽衫里没有任何能够换取面包的东西。军校的军人通体使用一卡积分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而积分的赚取常常是哥哥的多的多。面包的香气从店面的窗户门的缝隙似乎在争先恐后的飘散,眼前的东西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晕头转向的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低血糖的症状让冷静的头脑变得混沌不堪,灯红酒绿的街道变成色块的剪影。明亮而又昏暗。

 衣衫褴褛的男孩带着满身的伤痕毫无知觉的直直的摔在夜晚灯光招摇下的街道上,惊起一串乌鸦,扑拉着翅膀,掠过了城市上空。

  金三角,不夜城。霓虹灯的亮光让人迷醉不堪,行人绕过干枯的血迹,毒 品,烟酒,泛滥成灾。每间屋子都有歌舞混杂着各种喘息的声音和身影。玫瑰的花瓣,落在了街角。

  血红带刺,是那人尖锐的眼睛。

  “嘶……”悠悠转醒,军人的意识让床上的少年反应过来这可不是廓尔喀军校的寝室,或者禁闭室。毕竟那里的天花板从来不会如此干净雪白,而且至少禁闭室还会有哥哥和自己一起在隔壁敲着暗语。心中一紧而条件反射的快速起身牵扯到之前在草丛中破裂的伤口。

        能从那种拿来演习围绕着军校外围的巨大山林和沼泽逃出来 并且在这么快的时间内醒来。

  勾了勾嘴角。

  血红色的眼眸里带着笑意,坐在落地窗前的男人向床上的少年看过来。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杯,顺手放在了面前做工精细好看的茶几上面。这种好看的装饰在军校可从未见过。黑色的乌鸦飞过窗前又掠向远方,他们是这个城市仅有的真正自由。少年抬了抬自己水蓝色的眼睛盯上男人的红眸。看着人站起身挑了挑眉走到自己边上,这个不熟悉的男人给了少年巨大的压迫感,手悄悄的摸到腰间忽然一惊。

         刀。

  眼神瞬间变得尖锐,这才发现自己的衣物早就被调换过是自己的重大失误。少年用自己水蓝的眼睛带着军人的锋利直勾勾的看着那人,像玫瑰上的刺,却换来人温和而又虚假的一笑。

  “我亲爱的小先生。你终于醒了。”玩味的笑容在男人的脸上散开,走过绣着金边的暗红地毯,掏出一支玫瑰递给那人。“奈布·萨贝达,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名字。”被人直直的念出自己的全名心中一惊。皱了皱眉似乎更加戒备。“你不必如此防备。你是从廓尔喀军校被驱逐出来的。”说着坐到少年的床边指了指丢在一边少年原本身上脏兮兮的衣服里的廓尔喀军刀,上面刻着奈布的名字。说是衣服,不如说是一团破布,鬼知道为什么刚出来的时候这堆抹布还能坚强的挂在自己身上。“当我的雇佣兵吧。我的小先生。”

  “我会找最好的老师,来训练你的。”
         男人说完这句话便起身带上了自己的面具。面具下的嘴角弯了弯,赤红的眼睛里泛起了疯狂的笑意,像是十岁时看到被撕裂的布偶一样的笑容,牢牢的掩盖在雪白的面具之下。奈布看着手中的玫瑰皱着眉仍然盯着走向门口的男人。男人理了理自己的礼帽和西装,忽然想到了什么在门前停下,转身对着任在床上的少年“你可以叫我杰克,记得好好休息。以及是我救了你。”茶几上玫瑰的花瓣由于在花瓶太久而飘落几瓣。所以……你永远不能拒绝我。面具下的嘴角勾了勾,拧开门把,走入雕琢好看扶手的走廊。

从墨者出来不容易qwq
  

评论

热度(15)